你是兔兔吗

all5⃣all「实际上热爱all5⃣

【皇权富贵】 “我是来送抱枕的。”


疯狂ooc /

真 xxj爱情故事/

农夫山泉有点甜/

1/

黄明昊最近思考的都是哲学问题。

一双肉手掐住自己苦恼的粉脸,坐在床沿上不满地蹬掉了脚上小小的毛绒兔兔拖鞋。

这是七岁的黄明昊第一次考虑到“我是从哪儿来的”这种千百年来无数哲人究其一生也无法解答的问题——只不过黄明昊的目的简单点儿。他只是想搞清楚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时空门是哪间,好再以同样的方法搞出一个哥哥来。

黄明昊太想要一个哥哥了,做梦都想。

同班同学有不少是二胎,每天都有人把自己哥哥姐姐的游戏机和化妆品从小背包里掏出来,仰着脸蛋一直把那些东西凑到黄明昊鼻尖底下,到后来竟然还有人还得意洋洋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写满了奇怪密码和符号的破纸,然后用那张笑得歪七扭八的脸嚎得很大声:

“你看!我哥哥学的东西!你们就算再过五年也看不懂!”

黄明昊自然气不过。

好歹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黄明昊从小到大什么没见过,想要什么玩具扯着妈妈的袖子哼哼唧唧几声就能顺利得手——可偏偏哥哥这种东西,不论他怎么纠缠,妈妈都只是颇为无奈地戳戳他的脑门,然后问他,小昊想要个弟弟妹妹吗?

“不—要——!绝对不要!”黄明昊气呼呼地尖叫,胸腔上下起伏,咚咚咚几下跺着脚回了房间,甩下鞋就把自己扔到床上,脸蛋红通通地琢磨着,我现在长大了,一切都得靠自己!

黄明昊吭哧吭哧搬来一把小凳子,很郑重地爬上去,然后踮着脚尖倒腾自己书柜里的童话书。他这两天看了从桃子里蹦出来的桃太郎,觉得不大靠谱;后来又看到了宙斯割开大腿生出了雅典娜——黄明昊常年红润的一张小脸都吓得惨白惨白,不会,爸爸的大腿里还住着一个小人儿吧!

他快哭了,端着一张泫然欲泣的脸蛋去找妈妈,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黄明昊吸吸鼻子,声音都染着哭腔:“妈妈,我从哪儿来的啊?”

妈妈显然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得心应手,并且对于他的提问非常满意。她弯腰摸了摸儿子的一头软毛,说当然是充话费送的呀!我和爸爸当年充了好多好多话费,他们才送给我一个又乖又漂亮的儿子。

黄明昊的眼泪收回去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亲爹常言道,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

两百块的话费应该够了吧,黄明昊扳着手指头算了又算,他每周二十块钱的零花钱,要攒两个多月呢。

黄明昊家对于他的需求几乎有求必应,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可是在现金的管理上,除了雷打不动的二十块零花钱以外,不准他多拿一分钱。黄明昊也用不到什么钱,每天放学以后买几根棒棒糖,然后把剩下的钱在周日的晚上买点小玩具或者零食花光——他甚至连一个储蓄罐也没有。

于是乎节衣缩食的日子到来了,放了学的黄明昊每天巴巴地站在小卖部门口,把已经揉皱了的二十块钱掏出来又塞回去,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里头琳琅满目的玻璃纸糖果,又差点哭出来。

不行啊,那等哥哥来了,我让哥哥一次性买完十日份的。

一点破糖是动摇不了温州男人的。黄明昊想。他吸吸鼻子,把书包往上颠了颠,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黄明昊不知道还要过多久才可以攒齐两百块钱。他只是每天睡前都把那一张张黄色的钞票钱从书包夹层里翻出来数数。

在很久以后的一天,黄明昊的嘴里终于顺利吐出了十这个数字。

终于终于。

2/

黄明昊捏着两张一百块钱的话费充值卡走出营业厅门口的时候还是有点儿懵。

然后呢?然后就等着有人把哥哥送来吗。

他不知道。

黄明昊又怕卡掉又不敢捏的太紧,他觉得如果那两张卡变得皱巴巴之后,他会有一个不那么完美的哥哥。

那不行啊。他很认真地想。我要最好的。

黄明昊把两张塑料纸都没拆的小卡片郑重其事地放进书包夹层,然后慢吞吞地往家里走。漂亮的小脸皱起来,满是忐忑。

在他路过小区中央最大的那棵桃树旁边的时候终于生出了注意。往后倒几步,非常严肃地直面着那颗满树粉嫩桃花正得意的桃树。

黄明昊这时候也无心嫌脏,袖子一撸就开始在树前刨坑。周围的土地被人踩得很瓷实,他手指尖都开始发疼了才挖出一个小小的坑,肉手脏兮兮的,指甲缝里都嵌着泥。

他把两张卡搁进洞里,埋上之后用手拍实,最后还用背子里的果汁浇了点儿水。

黄明昊又后退几步,虔诚地双手合十。

“神仙姐姐。”

“我想要个哥哥。”

“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拜托拜托。”

默念完这几句,黄明昊飞快地也深深地鞠了一个躬,逃也似的跑了。书包一颠一颠,头发也随着飘,像只健康的小狮子。

黄明昊是一路哼着歌回家的,妈妈见他今天意外的高兴,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便把他引到课堂。

沙发上坐着一个个子挺高的男孩儿,背着书包梗着脖子,脸上没什么表情。

“小昊,妈妈朋友的儿子来住一段时间,小昊终于有哥哥啦,开不开心?”

这——么快!五分钟送货上门!

黄明昊的眼珠子一瞬间瞪的溜圆,撇了书包撒丫子跑到男孩身边站定。他年纪到底还是小,什么情绪都毫不矜持地显在脸上,苹果肌鼓鼓的,掀起一个很大的笑。

他挨着男孩坐下,靠的很近。

他说你好啊,以后你就是我哥哥啦。

男孩嗯一声,脸上居然没什么特殊表情。他像外国片里的绅士一样地伸出手,说昊昊弟弟你好。我叫范丞丞。

带着一点儿山东口音,有些木讷。倒也不是木讷,黄明昊觉得他只是还没习惯怎么做他的哥哥。

黄明昊觉得哥哥哪里都是好的。小挑剔的胃口放下来,喝一口冰水都尝得到甜味儿。

可等到晚上黄明昊却觉得他是真的木讷。范丞丞从吃完晚饭起就窝在沙发上抱着膝盖啃苹果,吃得很慢,也乖乖地不做声。有些长的袖子挽上去,露出一节骨节分明的手腕。

黄明昊低头捏捏自己的胳膊,却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的注意力又跑偏了。他献宝似的一样一样把自己的机器人赛车和乐高往范丞丞怀里送。范丞丞却总笑一下又双手递回来。

“谢谢,不用啦。”

笑的时候本就不厚的嘴唇被拉扯得更薄,黄明昊抿抿嘴巴,把东西接回来。

再到后来黄明昊就有些急,跺着脚咚咚咚跑回卧室,在毫无下脚之地的房间里清了一小块地方,歪歪扭扭地坐下。

那我也不理他,看他自己一个人呆着无聊不无聊。

然而这种计划只持续到第二天中午。

黄明昊把一杯草莓奶昔推到桌子对面的范丞丞跟前,

“很好喝。”

话说得没头没尾的,大抵是黄明昊也被他带的有点怯,两个人小孩单独在一块的时候,居然也有些不尴不尬的。

范丞丞还是点头,他低头抿了一口,然后居然捧起杯子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完。喝完之后把碗放下,送给黄明昊了第一个露出牙齿的笑。

“很好喝,谢谢你。”

“你喜欢甜的?”

“嗯。”

“我也是。”

“嗯。”

气氛又有点僵。饶是小孩也会觉得压抑,黄明昊喊阿姨来收了碗,滑下凳子又不知道去哪玩了。

黄明昊还是没觉得哥哥有哪里不好,哥哥腼腆点儿,他就再热情点。那说的什么来着,互补才叫好嘛。

不知道为什么,黄明昊在父母前总哥哥长哥哥短的,一到范丞丞跟前就不愿开口,要么叫丞丞,要么干脆不喊。范丞丞也不在意,大多叫他昊昊弟弟。

黄明昊觉得范丞丞的眼底越来越青,每天仍抱着腿窝在沙发上,哈欠一个接一个。

他踌躇了一个晚上,终于在睡前敲响了范丞丞的房门。

“我是来送抱枕的。”

“那谢谢昊昊弟弟。”

“我看你是睡不好吗?”

“有点儿。”

“床硬?”

“啊……我可能有点认床。”

范丞丞又想了一会,撇着脑袋讲了到这以来第一个长句子:“不好意思啊,我可能也有点认生。其实我平常不这样的。”

又补一句:“那抱枕?”

黄明昊手里什么也没拿,站在原地眨巴眨巴眼睛,朝范丞丞张开了手。

范丞丞居然也没愣着,往前走一步扣住黄明昊的手腕,合进自己怀里。

看嘛。这个哥哥一点也不木讷。他聪明得很。黄明昊脑门抵着范丞丞的肩头,胳膊环住他的腰,小手把他背后的衣服攥得很紧。

“我能跟你睡吗,丞丞哥哥。”

“不是抱枕吗。那是要跟我一起的。”范丞丞隔着黄明昊的纯棉睡衣,很轻地抚了两下他小小的脊背。

这一觉两个人睡得都很好,黄明昊醒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然而找了一圈都没见范丞丞,桌边搁了一杯草莓奶昔。满满的,没有人动过。

黄明昊站在地上,毫不费力地把它够了过来,已经凉了。

这时候妈妈在旁边说,丞丞哥哥的妈妈刚刚来把他接走了,他没叫你,让我给你带一声再见。奶昔凉没凉,我给你热热?

黄明昊坐在沙发上小口嘬着粉红色的奶昔,一颗眼泪吧嗒掉进去。荡起的涟漪也是粉红色的,但也已经是掺了苦味的甜蜜味道了。

他其实只跟哥哥相处了一个晚上。

黄明昊回到了那棵树底下,不再掉眼泪。他依旧虔诚地祈祷。说求求你了,我没有钱,可是我想要哥哥。

拿什么换都成。

但是没有了,大抵没有人会背着书包直挺挺坐在他家沙发上等他回家了。

黄明昊到后来开学的时候还是有点儿颓。红领巾歪歪扭扭地压在校服领子下面,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升旗。

校长站在主席台上,用哄小孩的甜腻语气说欢迎新转来的小同学,大家鼓掌欢迎呀,我们这位小同学可不得了,获得过省级奥赛金奖呢。

“大家好,我叫范丞丞。从今天起就读于本校六年级二班。校长想让我给大家分享学习经验。我相信大家总会听到一句话,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那么……”范丞丞腰板挺得很直,用普通话字正腔圆地讲。

隐没在密匝匝人海里的小孩还是痴痴愣愣地站着,只不过眼神不再乱飘了。

他想,神仙还挺灵的。

黄明昊回家的时候看见了倒在沙发上的书包,却没看见人。下一秒范丞丞就捧着一杯草莓奶昔从厨房走出来。

给小孩喂了一口,温乎乎的。

他把黄明昊脑门前乱糟糟的刘海理顺,然后摸了摸他的手。随后皱眉头,跟他说你手怎么还这么凉。

黄明昊觉得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哥哥一点儿也不木讷了。是自来熟哥哥了。

黄明昊很喜欢丞丞哥哥。

尽管他还是不怎么叫他哥哥。

范丞丞开始叫他昊昊。

黄明昊满足地笑起来,仰着粉白的小脸,眼睫毛拢成两道弯弯的线。

评论(32)

热度(309)

  1. 你是兔兔吗 转载了此文字
    甜腻腻👻
  2. 今天也在磕皇权富贵你是兔兔吗 转载了此文字